邮箱登录 用户名: @ 密码: 商务会员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 页 资 讯 视 频 图 片 专 题 资 料 商 务 投 稿 搜 索 信息订阅 English
 首页»专题栏目»船舶工业60年及造船精品展»中国船舶工业60年
船舶工业60年及造船精品展
楚天都市报:脊梁·武昌造船厂
——乘风破浪 雄风震海疆
(2009-09-27)  编辑发布:中国船舶在线  

现代化的武船厂区

五十年代老武船破旧景象

毛主席视察武船

陈昌炽

    21岁大学毕业分配到武船,77岁还在厂里当技术顾问,陈昌炽老先生算得上武船的一部“活字典”。
    四月初,记者走进武船带着神秘色彩的深潜分厂。站在陈昌炽的办公室门口,一眼就可以看到窗外浩浩荡荡的长江,还有一架矗立在船台上的高架吊车。
    陈昌炽说,这台高架吊车是武船创建初期用过的设备,五十多年来改造了好几次,厂里像这样的“古董”已经不多了。其实,像77岁高龄还留在厂里的,也仅他一个。
    陈昌炽1953年夏天毕业于上海交大造船系,到武船后进入下料放样工段。那时,国家“一五”计划刚刚公布,武船列入苏联援建的156个大项目,百废待兴。
    1997年,陈昌炽退休。那时,他已在武船工作44年,退休前为武船副总工程师。后来,又被单位返聘为技术指导。

    “十八金刚”奔武汉
    陈昌炽抚摸着一份《交大造船系五三届毕业生同学录》,告诉记者,上海交大造船系是当年全国唯一的造船专业,共有18个人分到武汉。这18个人后来在厂里被人叫做“十八金刚”。“我的第一志愿是大连,第二志愿是上海,第三志愿才是武汉,”说起当年的分配,陈昌炽笑着说,“那时我们都想往热闹的地方跑,大连造船厂是中苏合办,正在扩建,技术和规模都在全国领先;上海江南造船厂则历史悠久。”“武昌造船厂当时没有一点名气。不过,我对分到武汉,也不算很失望,因为回到了老家。我虽出生在上海,但老家在蔡甸,抗战时期回蔡甸住了好几年,学会了武汉话。”
    “当时虽做好了吃苦准备,但进厂一看,茅草棚、铸件摆在露天里,没几样像样的机械设备,比上海的渔轮厂还要差。”
    武昌造船厂的前身是江汉船舶机械公司,当时刚把汉阳的海军修造厂、汉口的扬子造船厂等合过来。“说是造船,这几个厂以前只能补补船,没有整体造船的技术力量。”
    “我们这批大学生是9月1日上班的,受宏大的‘一五’计划鼓舞,我们纷纷表示要到车间一线上班。”
    就这样,陈昌炽被分到了下料放样工段。这是造船的第一道工序,按设计图纸,先用木板做出模样,再在钢板上比照着下料,不像现在都用电脑自动控制。
    陈昌炽记得,自己参建的第一条船是给长航的550吨运输驳船。当时,造的也就是轮渡、钢驳、拖轮,记得轮渡有“井冈山号”、“湖北号”、“延安号”等。
    当时不能造大船,不仅有技术上的问题,还有原料和动力上的原因。

    竹篓装泥当滑道
    刚到武船时,陈昌炽和几百位车间工人同住解放桥的一家老米厂内,因无力翻修,破旧的瓦屋顶上扬尘不绝,晚上睡觉前,总得用床单把脑袋罩住。
    生活的困苦还算不得什么,设施上的落后却影响到造船。
    武船当时只在鲇鱼套有一个土船坞,就是等来年长江涨水后,造好的船就会自动浮起来。但是,靠这个土船坞,根本无法满足武船迅速壮大的计划。
    武船在江滩上造船,如何让船只顺利下水?当年用竹篓装泥巴,充当滑道。
    在读大学期间,陈昌炽参观过江南造船厂的滑道,船下水前,滑道上铺着滑板,滑板下垫着起润滑作用的牛油,然后让船缓缓滑到水中。这种做法,至今仍为部分船厂延用。
    武船用不起牛油,只好土法上马。造船地点选在江滩斜坡上,在船底下垫上一个个木墩,船一建成,就把装满泥巴的竹篓塞到船底下,再把木墩一个个挪走,船体重量就压在竹篓上。用水浇到竹篓上打湿泥巴,船就会顺着滑溜溜的泥巴,像坐滑梯一样滑向江中。
    由于江滩与水面有一段距离,最后船会“砰”的一声,跌落到江水中。陈昌炽说,“飞船”下水,就像将船扔到水中,不符合造船规范,但当时只能因陋就简。

    援朝渔船学焊接
    1954年,是让陈昌炽感到欢欣鼓舞的一年。厂内滑道等造船基本设施初现雏形,新宿舍楼盖了起来,甚至还接到了首份国家订单。
    当时,朝鲜战争结束不久,国家援助朝鲜8艘拖网渔船。大家还沉浸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激情中,这8条渔船分别命名为“抗字号”、“援字号”……
    在为朝鲜造渔船之前,武船在造船施工中主要用铆钉法。相比后来的焊接技术,铆钉工艺速度慢,并且很难操作。陈昌炽说,比如下料打眼时,要反复计算、比对,如果碰上三块不规则的钢板叠在一起,一个铆钉穿过三个孔,比穿针还难。
    如果碰上船头船尾弯曲弧形的部分,就得把钢块放到炉子里烧软,再用榔头敲成所需造型的模块。
    给朝鲜造的虽是渔船,但也是援外项目,质量要求更高。于是,武船从上海采购来柴油机,还趁此引进了焊接技术,如船体的“肋骨”与壳板之间用铆钉固定,而壳板与壳板之间则焊接。
    陈昌炽说,采用这种“半铆半焊”,是因为武船当时的焊接技术刚刚起步,在检测上也没有后来的X光、超声波等手段,只好在某些部位采取“铆”的方式,虽然落后但有把握。
    当时,8条渔船沿着花堤街,一字排开,一直摆到了长江边。每条渔船分成首、中、尾三段,造成后就拖到江滩上去合成。
    为了这8条渔船,陈昌炽所在下料放样车间经常在周末加班。整个工段都没有一块手表,大家只能看日头下班。
    当时,每逢快下班时,总会听到这样的对话:
    “师傅,现在可以下班了吗?”
    “太阳还有丈把高哩。”
    因为这8条渔船让朝鲜方面十分满意,国家后来又追加了4艘渔船生产任务。

    舰艇浩荡壮国威
    朝鲜战争结束,中国海岸仍受到西方军舰的封锁。国家出于海防安全需要,将武船辟为新的造舰工厂。
    1954年下半年,苏联援助专家来到了武船。从扫雷舰开始,武船进入军品生产领域。
    陈昌炽说:“苏联人派来了设计、施工、管理等一套人马,并且要求全部改用焊接工艺。”
    1955年,第一艘半成品的扫雷舰从苏联运来。
    1956年,第一艘扫雷舰从武船出厂。
    到造第三艘扫雷舰时,苏联方面就只提供图纸了。
    这种培训方法,逼着武船人尽快掌握了相关技术,也有了向舰艇项目进军的信心。1957年,武船第一艘舰艇开工。
    张绪春、陈昌炽、余信志等人则在舰艇开工前,被厂里派到江南造船厂培训了半年到九个月。
    1958年,武船第一艘舰艇正式交工。王任重等领导还特地前来剪彩。
    后来由于历史原因,中苏关系交恶,苏联专家撤走。
    没有人再帮忙。只有自己想办法。
    但是,舰艇内部壳板在深海中受压很大,焊接难度非常高,稍有闪失就会出现裂缝渗水。为了攻克这个难关,武船前后耗费3年,经过无数次摸索,才终于解决。
    从此,一艘艘武船造的舰艇威震海疆,为祖国站岗放哨。
    陈昌炽说:“我们造的虽是常规舰艇,但威慑力不可小看。因为国产舰艇数量上来了,具备了‘狼群效应’,就是头号舰艇大国美国也为此很头疼。”
    到了上世纪60年代,武船形成了自己的造船体系,军工产品大部分实现国内自给,武船也建立分工厂,制作合金、铸钢、船舶机械等设备。
    几经跨越,武船的常规舰艇生产在新世纪已经跃居全国重点军工企业行列。
    同时,这里还是“武船”民用品牌的播种地,武船的高端海洋工程船舶、桥梁钢结构、水工闸门等走向全国,畅行海外。

    链接
    2009年2月,武昌造船厂改制为武昌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据预计,武船的经济总量在两三年内将突破100亿元。
    从造轮渡到国防设备研制,然后又分兵桥梁钢结构、水利工程、风电等民用领域。近六十年里,武船在实现一次次的突破。
    比如武船建造的高端海洋工程船出口到希腊、挪威等西欧国家,成为国内建造高端工程船品种最多、档次最高的企业。
    比如武船成功建造了长江三峡大型人字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通天塔”、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两大关键地面设施,还有杭州湾跨海大桥、拉萨柳梧大桥、青岛海湾大桥……都深深地烙下了武船印记。
    比如武船制造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画轴、九环地球、五洲乐台、记忆塔等8类舞台设备,世界瞩目。
    每一次都是一个突破。
    武船本身也在突破。从花堤街长江边狭长地块,走向江夏庙山、新洲阳逻、青岛海西湾,现在即将在新洲双柳开辟新厂区,壮大非船产品制造基地。
    计算机三维生产设计、企业信息空间工程和舰艇总段建造技术等自主知识产权,正成为武船搏击市场的核心竞争力。
    本部厂区现在只占武船总面积的1/5,待新洲双柳项目建成后,1/5将改写为1/10。在这种壮大中,武船民品已成为支撑公司快速发展的新的经济增长点。

    记者手记——长相依 长相守
    那天采访完77岁的陈昌炽,正好中午12点。和他一起下楼时,他说要回家和老伴一起吃午饭。
    步行需20分钟。不过,他的这个习惯差不多从返聘时就开始了。
    长相依,长相守,简单的生活,不乏浓烈的感情。
    对武船,陈昌炽也是这样终身厮守。
    当年,21岁的陈昌炽从上海分到武船,住的是满屋扬尘的米厂旧瓦房,工作的车间是茅草棚,他从这样的环境起步,一直干到65岁退休。
    退休后,他又两次回到武船。
    第一次是1998年9月,他刚休息半年多,厂里请他回去写厂史,每月补贴800元。从医院退休的老伴有些不乐意地说:“家里又不缺钱花,66岁了,还出去忙什么呀?”
    谁叫他是厂里的“活字典”?陈昌炽去了。
    一年多后,厂史完成。陈昌炽再次“解甲归田”,过起闲适的退休生活。
    2000年下半年,因为一个偶然的质量问题,厂里遇到了麻烦,再次请陈昌炽“出山”。他仍然没有拒绝。因为从造第一艘舰艇开始,武船的荣辱就是自己的荣辱。
    陈昌炽退休前是武船的副总工程师、教授级高工。厂里请陈昌炽开个价,他摇摇头。尽管这时他的退休金只有千把元。“如果论钱,我就不回来了。”陈昌炽如是说。
    是啊,他的助手退休了,被外地船厂请过去,月薪5000元。“我们这辈子做的事,关系到国家海防的强大。我现在还能发挥一点余热,外面给的工资再高也不会去,因为我是在为国家做事。”
    淡然中,难抑初到武船时的那般激情。来源:楚天都市报

 
    友情链接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 | 《现代舰船》 | 航运信息网 | 中国船舶设备网 | 七一四所信息资源 | 数据库 | 《船舶工程》 | 中国船员网
船舶英才网 | 中国船检 | 国际船舶服务网 | 海洋工程及船舶技术咨询网 | 中国船舶人才网 | 天天船舶交易 | 航运海事网上书店 | 中国国防科技网
中国船舶英才网 | 水运英才网 | 中国船舶设备网 | 搜船网 | 上海市船舶与海洋工程学会 | 钢联资讯 | 河南省物联网行业协会 | 中国船舶期刊网
山东船舶工业网 | 山东游艇交易网
电话:86-10-64831141/42/43,64831775,64831776(直拨);
传真:86-10-64831141/42/43,64831775-18 Email:shipol@shipol.com.cn edit@shipol.com.cn market@shipol.com.cn biz@shipol.com.cn

关于我们服务项目网站地图本站动态
Copyright@2001-2009 中国船舶信息网络中心
京ICP备10022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