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船舶在线 邮箱 | 登录
游艇邮轮

悉尼霍巴特2020 ②|最小的存在也有意义

发布日期: 2020-12-27 来源:游艇业杂志 访问量:



悉尼霍巴特2020 |最小的存在也有意义

原创 Jac 游艇业杂志

者按:20201219日晚间,澳大利亚游艇会the Cruising Yacht Club of AustraliaCYCA发出通告,宣布第76届悉尼霍巴特帆船赛因为悉尼新冠肺炎疫情再次爆发而取消。多方努力下本届赛事仍然未能如愿举办,令人遗憾。本文是本刊特约作者Jac的赛前报道第二篇,文中采访对象为今年参赛的最小赛船——9Gun Runner的船长Murray Stewart,他和他的队友们代表澳洲陆军帆船俱乐部参赛。

主办方宣布本届赛事取消▲

魔幻的2020年,任何不可能都可能成为可能。

1217日,Gun Runner 船长Murray Stewart发消息说,船要22日才回到悉尼,并欢迎登船参观;1218日,Murray的消息让人沮丧,因为悉尼北部海滩疫情爆发,导致船只滞停在北部海面,归期不定;1219日,澳大利亚游艇会最终宣布,由于疫情原因,取消原本于20201226日下午一点举行的第76届劳力士悉尼霍巴特帆船赛。这是该赛开办有史以来,第一次因故缺席澳大利亚人的圣诞节礼日(Boxing Day)

Gun Runner船长Murray Stewart

20201029日,澳大利亚游艇会宣布2020年劳力士悉尼霍巴特帆船赛将如期举行,报名参赛船队数量达到100,最终通过组委会资格确认的船队共计76艘。在最终获得参赛资格的所有船队中,最小的船30呎,她的名字叫做“Gun Runner”

我和Murray Stewart约了在Barangaroo的咖啡店在这里见面,这是一家叫做 “Shirt Bar”(衬衫吧)的咖啡厅,店里飘着悉尼清晨的海水味和咖啡香,还有一整个角落铺满了各式商务衬衫和西装。Murray穿着2017年悉尼霍巴特帆船赛的蓝色纪念T恤,点了一大碗拿铁,和我聊起了关于他的航海故事。

“Shirt Bar”咖啡厅

作为Gun Runner的船长,退伍军人Murray并非来自于一个航海家族。从小在悉尼的南部港口城市长大,他关于帆船的记忆始于孩提时在Kiama的海边,看到很多拥有浪漫名字的帆船跟海浪并不浪漫的较量,那个时候其实我就想,航海应该很好玩,看着就很刺激。但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我看到的帆船其实是参加当年悉尼霍巴特的赛船,后来了解到后,心里开始萌发了一个小小的梦想,也许我以后也可以参与玩一下这个(帆船赛)。

梦想归梦想,现实中的Murray在长大后成了一名陆军军人。退役后的某一天,偶然收到一封广告邮件——澳洲陆军帆船俱乐部招募船员。于是,他来到了船上。澳洲陆军帆船俱乐部the Australian Army Sailing Club是为所有在役以及退役的陆军军人提供帆船培训的俱乐部,作为提升士兵综合素质的非强制性活动项目。今年参赛的Gun Runner船队中,除了2名成员曾有过完整的悉尼霍巴特帆船赛参赛经验外,其余6名是首次参赛,其中两名是因为当选年度标兵而获得了这次具有奖励性质的航行经历。

Gun Runner 只有30呎,在决定比赛之前,Murray决定打个电话给组委会试试看。我当时在电话里跟对方说,我们的船只有30呎的时候,我预计电话那头的回应会是大笑。但是没想到,电话那头给我的回复是‘It is possible’,真是让我没想到。……在得到CYCA的初步回应后,接下来才是真正考验的开始。就像是跨栏比赛,你必须跨越在你面前的一道又一道障碍,才有可能站到启航线上。

我们首先要先通过船的资格。第一道关就是要提供船的设计图纸,确保船的适航性,也就是保证船的设计是可以适应在赛事极端天气和海况中航行,我们其实当时也很担心,但是得到的回复是可以 ;但是这个还没完,接下来第二关是要丈量检查,船的建造是否符合原来的设计,因为设计只是设计,是否如图建造又是另外一回事。最后,我们又得到了一个’Yes’,那个时候的感觉真的很难形容,紧张、惊喜,但紧张是一直会持续的,因为你不知道下一个障碍是否把你绊倒。

这个帆船赛是一个特别难的比赛,从开始就特别难,你必须通过组委会设置的一层层的安全要求,你会感觉要能够站在启航线上就已经要很难,然后开赛以后,当在悉尼欢送你的人们、船、直升机等等那一切热烈的东西都渐渐离你而去的时候,接下来的时光也非常难。你要和团队进行重复的操作,同时要面对不断变换的天气和海况,最终要能达到终点,也是非常难。特别是到了塔斯曼海的时候,南大洋的洋流总是会选在某个时刻,给你一记不经意的重击,特别是晚上,当你在值班的时候,你需要面对和处理很多的不确定性,劈头盖浪、器材损坏、团队配合,每一个可能出现的状况都会让你一直要绷紧神经。”……“但是在霍巴特得到的欢迎又是温暖的,那种在五天五夜的寒冷和孤独后得到的温暖,是让人非常感动的,那是让你会一直向往的感受,你会想再次驾船回到霍巴特。

因为我们的船最小,所以从一开始准备参加比赛开始,身边就一直有两种声音,一种是叫你放弃,一种是叫你坚持。你需要非常清楚自己要什么,然后做自己的决定,不要管别人说什么。在跨越每道障碍的时候,我们都得到了很多帮助,当技术安全检查得到一个个‘Yes’的时候,我们真的感到备受鼓舞。大家都在帮助我们解决问题。

我们对船队设置了非常高的安全要求,我们要求所有的成员在甲板上值班的时候必须穿救生衣和扣安全索,不管任何时间,其实这样的设置并不是很方便,但是安全是最重要的,这是我们对所有人一个强制性规定,没有选择,所以当大家都形成安全习惯的时候,这反而是一种更轻松的安全了。每一年在Gun Runner的参赛队员名单中,大部分都是没有离岸航行经验的军人,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200名陆军军人(含退役)通过Gun Runner接受了大海的洗礼,尽管这是一艘只有30呎的帆船,设备简单,但每个人从中得到的航海经历是深刻的。

有意思的是,在看到Gun Runner的热火朝天后,澳洲海军也坐不住了,人们终于要在2020年的悉尼霍巴特帆船赛启航线上第一次看到澳洲海军组建的帆船队Navy One的身影。我们经常私底下开玩笑,要是在这次比赛中,海军帆船队战胜陆军帆船队,那肯定是无可厚非,但要是陆军帆船队打败了海军帆船队,那我觉得海军得被陆军嘲笑一辈子。哈哈哈!

Murray Stewart 换上了

印有澳洲陆军帆船俱乐部logo的T恤

Gun Runner 每次参赛的船员中,大部分都是没有远航经验的,这也为团队的比赛增加了挑战。其实我们是有意这样的安排,我们希望让尽可能多的年轻陆军军人得到这种特别的训练体验,这会让他们得到更全面的成长。特别是在海上航行的时候,我们会每四个小时轮值一次,有时候我在船舱里睡觉,听到甲板上有异样的声音,我总是尽量控制自己不出声,我会打开睡袋一条小小的缝隙,偷听甲板上的情况……你会听到发生了什么问题,然后开始有人大声交谈,手忙脚乱地一起解决,然后再恢复平静。我必须按捺住自己保持睡眠的状态,因为必须要让他们自己先收拾残局,你只有在他们不得不向你求救的时候才醒来,否则他们永远不会得到成长。……但这个是一个非常酷的经验,因为军人在训练当中本身就是需要面对非常艰难的环境,而复杂艰苦的海况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带着不确定性的必然挑战而已。

我会很高兴在航海当中获得糟糕的经历,因为你只有不断犯错,得到教训,才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水手,一个更强的人。这是非常棒的人生经历。

一聊起航海就可以滔滔不绝的Murray, 兴奋得连咖啡都没来得及喝就得赶回他的银行办公室上班了。在说再见之前,他打开放在桌上的一个白色塑料袋,拿出一件红色T恤,原来是Run Runner所在的澳洲陆军帆船俱乐部的制服,在咖啡店里的众目睽睽之下,这个勇敢的水手迅速地穿上这件火红的战衣,对着我的镜头微笑,然后大口干掉碗里的咖啡,转身融入上班的人群,晚些他又会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变身水手,迎着暮色,向大海出发。



相关新闻:

               海星Heysea 82第22艘超艇下水并成功试航 (2021-01-22)

               三亚去年新增登记游艇139艘 (2021-01-22)

               在秦皇岛跨年 (2021-01-07)

               没有帆船赛的悉尼霍巴特 (2020-12-27)

               悉尼霍巴特2020 ②|最小的存在也有意义 (2020-12-27)

               全国海洋船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大型游艇分技术委员会 2020年度工作会胜利召开 (2020-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