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船舶在线 邮箱 | 登录
游艇邮轮

没有帆船赛的悉尼霍巴特

发布日期: 2020-12-27 来源:游艇业杂志 访问量:



没有帆船赛的悉尼霍巴特

原创 Jac 游艇业杂志

者按:20201226日下午1点,本该是第76届悉尼霍巴特帆船赛起航的时间,我们却只能发出皇家塔斯马尼亚游艇会(赛事抵达组织方)前主席Tracy Matthew、澳大利亚游艇会(赛事出发组织方)主席Noel Cornish的访谈文章。本文是本刊特约作者Jac2020悉尼霍巴特系列报道第三篇

75年以来,每到1226日下午一点,悉尼港的海面上准会响起炮声,千帆竞发,南下逐浪,向世界的尽头霍巴特出发。然而竞赛号角在即将迎来第76届劳力士悉尼霍巴特帆船赛之际,戛然而止。

20201219日下午六点,当我的飞机还在霍巴特机场上空盘旋的时候,澳大利亚游艇会正式官宣:2020年劳力士悉尼霍巴特帆船赛确认取消。此时距离原本计划正常开赛的时间还剩一周,所发生的一切似乎是意料之外,但却又是情理之中。

飞机落地后,在排队等候过关进入霍巴特境内时,身后的小姐姐一直忐忑不安。她带着淡橘色的口罩,样子看起来像一直瘦削的唐老鸭。她是在航班起飞当天早晨定的机票,悉尼的疫情因为北海滩的爆发使大家是否能够进入霍巴特的前景显得阴霾笼罩,最新的消息是塔州政府宣布将对新州旅客采取强制隔离政策,并于当天午夜起执行。幸运地得以压哨入关,唐老鸭小姐姐在扫码确认后,以百步穿杨之势奔向在关口外焦急等候的家人,如释重负的重逢喜悦,想必将是最好的圣诞礼物吧。

霍巴特机场

在等待拿车排队的时候,又看到一位同机的纹身小姐姐得以自由出关,在外等候的父母看到爱女,热情地张开臂膀,然而却被刚下飞机的孩子理智地回避,因为深爱,所以得保持社交距离。父母只好带着无奈又欣慰的表情,尾随孩子的坚定步伐,回家。

拿到车钥匙之后,我在旁边刚开张三周的小店买了三个甜甜圈,老板戴着口罩殷勤地招呼着。这是霍巴特机场的航班出口,放在平时,这是一个可以日进小斗金的铺位,但是现在,估计老板的心情非常复杂,随着每天日益减少的访客,增加的是穿着制服严阵以待的边检人员。

顺利地在停车场找到车,正式开始了我的塔岛之旅。尽管之前几乎每年圣诞节都要到访这个可爱的地方,但是能在2020年坐一趟飞机,出一趟远门,离开久待的家,会觉得这里的空气分外新鲜,这里的每一分钟都无比珍贵,这感觉,你懂的。

下榻后的第一要务是觅食,根据劳力士悉尼霍巴特帆船赛的传统,抵达霍巴特后,你必须到海关酒吧喝一杯。坐落在宪法码头一步之遥外的海关酒吧,在赛事宣布取消后,多了一分清冽的落寞。店里依然供应着好喝的扎啤,却只有两三桌的顾客,还有满墙安静的帆船照片。点菜的时候服务生告诉我,原本店家已经请好人,计划在帆船赛开赛后连续三天24小时开门营业,然而在赛事取消官宣后,很多人因为这个消息失去了工作。在海关酒吧不远处,著名的萨拉曼卡集市早已关闭,只剩下联排收起的白色帐篷。还有以往频繁往返于德文河南北两端的MONA博物馆邮轮,也安静地停靠在码头边。

海关酒吧

MONA博物馆邮轮安静停靠在码头

宪法码头的港池里依然停着众多渔船,开了几家新的炸鱼薯条小店,但是平时要空出来停靠超级大帆船如ComanchiWild OatsInfo Track的泊位,却被零丁几艘的古帆船占领。除了路灯下早已挂好的赛事刀旗外,码头似乎活在另一个时空里。

皇家塔斯马尼亚游艇会


我真的不知道今年的圣诞节该做什么,哈哈,皇家塔斯马尼亚游艇会the Royal Yacht Club of Tasmania, RYCT前主席Tracy Matthew说道。“19号塔州州长在媒体上宣布塔州将对大悉尼北海滩居民关闭的时候,我正在电脑上敲打着赛事颁奖典礼的流程,但是现在,我可以放假了。” “我们从今年三月份开始,停止了俱乐部所有的原有对外业务,我们所有的活动、餐饮预定全部都取消了,在这期间,俱乐部依靠政府的补助计划运营。直到六月份,我们才逐步开始恢复部分的业务。关于今年赛事的准备,我们是正式从8月份开始,当时看起来疫情似乎受到了控制,所以我们和CYCA团队开始了关于赛事的初始筹备。当然,因为今年的特殊情况,我们和塔州政府做了非常深入的沟通,在赛事的卫生安全方面,采取了大家都认可的方案,但同时我们也向州长表示,公众的健康安全是首要的,如果有突发情况在最后关头需要取消,我们也将理解并接受,哈哈,就像现在这样。大家的态度是以最积极的心态如常筹备赛事,但同时也做最坏的打算,不管是实际运营方面还是心理方面,我们都是有充分准备的。今年的筹备经验也让我们深刻感受到,其实筹备工作还可以通过更加有效率的方式完成,这个也是一个收获。

皇家塔斯马尼亚游艇会前主席Tracy Matthew

今年9月份我卸任了RYCT主席,除了继续承担董事会赋予我的工作外,我今年的主要职能是赛事终点协调员,负责协调赛事组委会、塔州政府、海上冲线记录、海上安全巡逻、赛事村以及在终点码头工作的超过120名志愿者的组织协调。我们一直是按照正常状态在准备今年的赛事,直到19号塔州政府宣布对悉尼北海滩居民关闭时,我们才觉得情况不妙。因为就在前一天的常规统计中,数据显示参加赛事的大部分俱乐部、水手、技术成员等都来自于这个区域,而根据新州政府的规定,这个区域的居民被强制居家,不得远行。这就导致参赛的船队将会出现严重缺员的状态,而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凑齐合适的人员,并达到赛事要求的安全标准,比如海上救生培训。即便这个障碍可以克服,船员之间的团队配合是否能够达到各自船队的要求,能不能在短时间达到互信和配合等等,这个对每个船长应该也是很大的难题。

1945年第一届悉尼霍巴特帆船赛成绩单

保存在RYCT

19号下午CYCA主席Noel Cornish召集了赛事组委会核心成员开会,并最终做出了取消赛事的决定。

RYCT皇家塔斯马尼亚游艇会一角


曾到访中国的

悉尼霍巴特帆船赛总冠军奖杯

塔特莎杯

在赛事取消的消息发布以后,我们的主要工作是取消因为赛事所签订的相关合同和处理款项。幸运的是,这个取消的决定是在圣诞节假期之前做出的,而这个时间对我们原签订的条款是有利的,同时这个决定幸亏是在更多的工作开始之前做出,我们避免了更多的失望和损失。

 

皇家塔斯马尼亚游艇会港池

现在,我们的俱乐部非常安静,而这个真是非常奇怪的感觉。每年在霍巴特的圣诞节前夕,我们在赛事码头、俱乐部会所、赛事水域等地,都会活跃着150多名当地志愿者,大部分是俱乐部的会员,其中的部分是只会在悉尼霍巴特帆船赛期间担任志愿者,因为他们太喜欢这个赛事了。还有我们的合作伙伴,比如说每年为水手提供行李运输的扶轮社、还有塔州军事协会,他们每年都协助我们在冲线冠军船队冲线时的海上鸣炮,大家都非常尽心尽力地为这项赛事贡献自己的能量。每年的圣诞节,我们的活动主题就是悉尼霍巴特帆船赛,但是今年,我想很多人都会在想:我该干什么呢?’”

Tracy(右)在2019悉尼霍巴特上给St Jude船东、

现任CYCA主席Noel Cornish颁奖

©️/ Rolex /Studio Borlenghi

我们和澳大利亚游艇会合作了76年,共同举办了75届悉尼霍巴特帆船赛。我们非常热爱这个赛事,它已经融入了我们的DNA。当然大家都对这个决定(赛事取消)感到失望,但是每一个人都充分支持这个决定,因为这个是唯一一个能保证所有人安全的正确决定。” “我们在去年举办了第75届悉尼霍巴特帆船赛,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但是我们依然将会举办第76届,只是这个赛事不会在2020年发生,而是推到了2021年。

Tracy Matthew加入RYCT会籍已经25年,并担任了25年的悉尼霍巴特帆船赛志愿者。从最初的橡皮艇驾驶员,到后来作为俱乐部主席并担任赛事开赛的跳水嘉宾,悉尼帆船赛无疑改变了她以及她的人生,通过这个赛事,她感受到了与周围社群更强的联系;通过这个赛事,她感受到了与世界的联通;帆船让她更好地感知这个世界的多元存在,也让她更珍惜人生的每一刻时间,不管是端坐在聚光灯下的颁奖台上,还是坚守在午夜的工作船里,我愿意继续为帆船运动付出




相关新闻:

               海星Heysea 82第22艘超艇下水并成功试航 (2021-01-22)

               三亚去年新增登记游艇139艘 (2021-01-22)

               在秦皇岛跨年 (2021-01-07)

               没有帆船赛的悉尼霍巴特 (2020-12-27)

               悉尼霍巴特2020 ②|最小的存在也有意义 (2020-12-27)

               全国海洋船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大型游艇分技术委员会 2020年度工作会胜利召开 (2020-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