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船舶在线 邮箱 | 登录
综合资讯

“舰船研制的重大科学问题及其如何解决”译者感言(续一) 最高层重视,圣彼得堡市 - 海军舰船建设中心, 教育制度有利于培育人才

发布日期: 2021-08-14 来源:查哈罗夫等4人 心系舰船 访问量:



第四,苏联最高领导层重视海军建设

在解决舰船建设的重大科学难题上,苏联政府发挥着重要的领导和组织作用。例如,1953年在研制原子弹和首艘核动力潜艇时,任命А.П.阿列克山德洛夫科学院士为它们的科学领导人就是一个英明的决策。在斯大林时代,不仅他本人,还是以Г. М.马林科夫为主席的苏联部长会议,他们不仅直接决策战后的军舰建造规划,还直接对舰艇的战术技术要素提出意见和做出决定。И.В.斯大林的观点有时未必正确,有的错误对苏联海军的舰艇发展历程产生过负面影响。例如斯大林在审查82型重型巡洋舰时提出要将该舰32节的航速指标提高到35节,这就需要有高航速的驱逐舰为其护航。接着他就对正在研制的41型“无畏”号驱逐舰首舰的36节航速指标不满,否决了该型舰的批产规划,要求重新研制航速达39节的56型驱逐舰。海军与造船工业部曾对56型驱逐舰的型线设计因不同意见而相持不下时,海军元帅И. С.伊沙科夫坚持取“诺维克”型驱逐舰的船型为基础。该型舰自1912年建造其首舰,历经多次改进续建,以至延续建造到1927年,且一直服役到1956年,海军对它较为熟悉。这一争论转变为工业部门与海军之间的冲突。

苏联部长会议主席马林科夫的决定倾向于海军的观点:“给谁用,就谁来选择船型”,当时的运输和重型机械部长弗·马·马雷舍夫对此不满,竟向斯大林提出申诉。斯大林否决了马林科夫的决定,批评这一决定是“市侩见识”。最后为56型驱逐舰选择的船型,就如该舰实船试航及其后续的使用所证明,是一个设计得相当成功的船型。

图1 驱逐舰56型的型线图


执行战后的两个十年规划和1966 – 1985年的苏联海军大发展所获得的成就显示了国家领导坚定的政治决心和监督协调全国科技与工业力量的权威。遗憾的是И.В.斯大林的见识不如当年的Н.Г.库兹涅佐夫海军司令的远见卓识,他未能从二次大战中认识到航母的价值与战列舰、重型巡洋舰的过时,导致苏联在建设航母的政策上走了弯路,多付出代价,延误了时间,终究未能建成“乌里扬诺夫斯克”号核动力航母是为一大遗憾。


第五,圣彼得堡市一直是苏联、俄罗斯海军舰船建设的中心

无论它是苏联时代的列宁格勒市,还是沙俄时代的首都。上述两个科研所,以及大量与舰船建设有关的海军和工业部门的高等院校、科研所、设计局、造船厂均位于此城。它具有研制舰船长达300余年的悠久历史。与舰船配套的蒸汽动力装置和柴油机工厂,雷达、水声探测设备和舰载导弹系统的很多制造厂和研究所亦均集中于该城市,这对于建设一个大而复杂工程系统的舰艇,无疑是极其有利。例如历史悠久且于1990年以Н.Г.库茨涅佐夫海军元帅命名的海军学院,拥有百余年历史造船系的原列宁格勒造船学院 – 现圣彼得堡国立海洋技术大学。1909年就建成4艘25800吨的“塞瓦斯托波尔”战列舰的圣彼得堡海军部造船厂和波罗的海造船厂。苏联的这些为建设舰船服务的科研、院校,造船厂及其配套厂大多具有悠久、优秀的传统。

图2 俄罗斯库茨涅佐夫海军学院


第六,苏联的一些教育制度有利于培育研制舰船的优秀人才

苏联高等院校如列宁格勒造船学院设置保密课程。其工科专业的授课老师要求有理论与工程实践的优良背景。该校船舶设计教研室主任的首个主任是始自1902年的К.П.鲍克列夫斯基造船专业教授。这些传统延续至今。例如曾担任涅瓦设计局多艘大型水面舰艇总设计师的В.В.阿谢克教授于1958年53岁时离开设计局,接任列宁格勒造船学院第5任舰船设计教研室主任一直到1985年谢世达27年之久。克雷洛夫中央科学研究所长,俄罗斯科学院士В.М.帕申,他早在1981年就担任该校舰船设计教授,自1995年起他兼任这一教研室的第9届主任,一直到他于2013年离世。Г.Ф.泰密斯科教授则于2014年接任其第10届教研室主任至今。他与克雷洛夫国家科学研究中心、“金刚石”设计局、“冰山”设计局保持技术合作关系,参与研制“欧洲野牛”级气垫登陆舰工作。

图3 圣彼得堡国立海洋技术大学(列宁格勒造船学院)


该校从来就被批准可获得克雷洛夫国家科学中心的研究课题报告、舰船设计规则、要求以至指导性文件,以及来自舰艇设计局的新型舰艇设计图纸文件,以支持该校培养未来军用舰艇专业的工程师、科研人员以至科学副博士和博士生的培养。我是它亲身经历的见证者。1959年我“驱逐舰设计”毕业作品的导师来自当时克雷洛夫海军舰船建造与武备学院舰船建造系的Г.И.保保夫海军上校、教授。来自设计局的多位设计师被学校聘请来指导我们毕业设计的全舰重量重心计算以及如何准备和绘制型线图。水面舰艇设计、潜艇设计、快艇设计等保密课程均由对口的设计局或来自克雷洛夫中央科学研究所的专家,如上述的В.Н.佩里古道夫(时任克雷洛夫中央科学研究所的副所长)以及В.Н.克瓦斯尼科夫教授等专家。我母校也为北方设计局定向培养舰艇设计专业的学生,而科研所和设计局则接受高校的学生实习工作。高校老师与院所、设计局和工厂的科技人员有双向选择以至兼职的自由。

值得一提的是苏联中小学学生参加的课外活动不少是有助于培养他们热爱祖国,崇敬英雄,关爱海军和对科技的兴趣。例如上世纪80年代初,列宁格勒市的第189小学组织的一个有兴趣于了解苏联波罗的海潜艇部队历史的青少年课外小组。他们收集这方面资料时获得苏联海军退役潜艇艇员联合委员会的支持,孩子们建立起一个简陋的俄罗斯潜艇部队历史博物馆。1997年圣彼得堡市长批准在它基础上建立以苏联英雄潜艇长А.И.马里奈斯科命名的俄罗斯潜艇部队国家历史博物馆。我的一位俄罗斯友人现在就在此博物馆工作。

图4纳希莫夫海军学校学员参观马里奈斯科俄罗斯潜艇部队历史博物馆


萨拉托夫区巴拉考沃第2中学的11年级学生К.А.维塔列芙娜的一篇作业是写苏联首艘核动力潜艇总设计师В.Н.佩利古多夫的生平事迹文章,现在仍可以在网上看到它。俄罗斯远东纳霍德卡港口城市则将建成一个以作家卡维林小说“船长与大尉”为主题的博物馆,以替代原先的临时性建筑。它以一艘船为载体,采用可互动的展品,让当地儿童的参观变成有趣的海上惊险行为过程。

译者:严宝兴兼制作插图。待续,下一篇:译者感言续二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