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船舶在线 邮箱 | 登录
综合资讯

美发布新版“海上三军”战略《海上优势:以一体化全域海上军事力量制胜》(上)

发布日期: 2021-04-05 来源:蓝海星:白旭尧 于宪钊 柳正华等 访问量:



前言

2020年12月,美海军部发布由美海军作战部长、海军陆战队司令、海岸警卫队司令联合署名的三军战略《海上优势:以一体化全域海上军事力量制胜》(以下简称新版“战略”)。这是美本世纪以来发布的第三份海上三军战略,是对此前发布的海军《维持海上优势2.0》战略、海军陆战队最新版《司令官规划指南》、《2018-2022海岸警卫队战略规划》等系列军种顶层文件的凝练与升华,威胁指向更加明显,将中国视作美唯一长期战略竞争对手;瞄准未来战争推进海上三军力量整合与一体化建设,打造“一体化全域海上军事力量”,将对美海上三军未来十年的编制编成、装备技术、作战能力产生深远影响。

image.png

图1 新版“战略”封面

一、以中国为主要对手构建“一体化全域海上军事力量”

战略认为,本世纪以来,中国军事实力、科技发展、经济水平、政治影响力等的快速提升,严重威胁了美国主导构建的世界秩序。特别是,中国海军拒入/限动能力和远海作战力量快速发展,并通过一系列非战争手段获取海上利益,蚕食美海上优势和利益,破坏了美对全球海域的“自由进入”与利用。

战略指出,针对当前和未来面临的大国海上威胁,海军、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需进一步统筹海上三军的使命任务、能力、规模构成、预算、职权,构建更具对抗性和杀伤力的“一体化全域海上军事力量”,进一步扩大海上部队部署范围,以更加灵活地选取作战域、时间、地点、部队、行动方案;支持从海底到太空,从远海到岸上,再到网域、信息域、电磁域,与对手开展各种形式各种烈度(即“竞争和冲突的连续体”)的全域长期竞争,并确保获胜。

image.png

图2  “斯特拉顿”号海警船和“麦克坎贝尔”号导弹驱逐舰

——“平时竞争”。采取有效行动,阻止竞争对手发展壮大,用军事手段确保美国在外交、政治、经济、技术领域的长期优势。包括:制定海上行为标准,与盟友开展军事演习和军事合作,侦察、记录、揭露对手违反国际法行为,利用海上执法和军事威慑手段破坏对手行动,实施网络防御,在北极等“一带一路”关键地区持续存在等。

——“出现危机”。利用海上军事力量全球机动、前沿存在的固有优势,灵活应对和管控危机,赢得决策时间。具体运用:一是通过前沿存在震慑对手以消除或降低危机;二是新兴与传统手段相结合,掌握作战态势以实现行动优势;三是利用海上特种部队为海上军事力量应对危机提供保障;四是通过盟友为美国海上力量军事行动提供法理依据,并提升美国海上军事力量作战能力。

——“发生战争”。一旦开战,美国海上军事力量将与陆军、空军、太空军以及盟友联合作战。具体运用:一是运用“分布式海上作战”“对抗环境中的近海作战”“远征前进基地作战”等先进作战概念,达到作战目的;二是强化制海能力,通过控制开放海域、特定海域、港口、海上通道、咽喉要道等,遏制对手,使其无法组织有效作战行动;三是强调火力整合与分配,综合利用平台、武器、系统、传感器等,统一分配软硬杀伤火力,压制对手空基、岸基对海支援能力,消灭对手舰队;四是保证大规模持久作战,通过联合战场后勤力量支持高强度作战,通过抗毁、可快速修复的通信、支援保障、战场管理网络等系统保障持续作战,通过美国海岸警卫队来确保海上运输系统运转,确保美军能够长期作战。

二、阐述了“一体化全域海上军事力量”建设思路

战略从核心使命、发展重点、重点工作三个方面,明确了“一体化全域海上军事力量”的建设思路。

(一)明确六项核心使命

一是保护美国本土免受来自海上的攻击,保护海上交通线;二是维护全球海域的稳定、安全、自由、开放;三是保护盟友免遭侵略,协助盟友反抗政治胁迫和颠覆;四是扩大与盟友和伙伴国协作;五是慑止对手的战略、核、常规、网络入侵行动;六是在冲突过程中阻止对手达成目标,在控制冲突升级的同时击败对手。

image.png

图3 2020环太平洋军事演习

(二)强调五项发展重点

一是面向各层级、全环节的竞争开发新概念新能力。海上部队既要针对单一需求开展作战概念论证和能力建设,更要围绕各层级、全环节的竞争谋划军种协同、多域联合的作战概念和能力。

二是以海上控制为首要任务。海上部队要优先确立制海权,以支持联合部队开展力量投送、海上补给等其他任务。

三是大规模发展分布式作战能力。未来的海上部队需贯彻分布式作战概念,需着力发展机动灵活的低成本有人或无人平台,与具备防区外打击能力的大型高价值平台混编,提高杀伤力和机动性。

四是海上部队现代化。瞄准未来强对抗环境下的海上作战,海军将重点提升杀伤力、扩大规模、加强战备和远征后勤能力;海军陆战队将在控制部队规模的基础上,根据新作战概念优化部队结构;海岸警卫队将重点提升战备、扩大规模、建造新舰艇,并发展网络和C5ISR等未来作战能力。

五是通过培训提高士兵在复杂多变、强对抗、通信受限环境下的作战能力。

(三)提出四项重点工作

1.扩大信息决策优势,加快新兴能力建设

一是整合海上三军指挥控制体系,加速下一代“海上作战架构”部署应用,支撑海上三军以及与其他军兵种的联合全域作战。二是协调军种间和部门间的信息收集策略和重点,扩展情监侦体系,融合并共享来自不同情报源、传感器、平台的全域情监侦信息,加速构建海上“杀伤网”。三是推进“无人作战”计划,快速列装可从岸上或海上部署、在不同作战域执行不同任务的无人平台,如情监侦平台、武器平台、支援平台等。四是打造全新的“中间部队”,按需配置多种非致命武器装备,可灵活应对日常竞争和低烈度冲突下对手的挑衅和胁迫行为。五是通过提高集成度、扩大规模等方式,为联合分布式作战提供可靠后勤保障。

2.强化训练演习试验,探索新的编成形式与作战概念

一是探索新的编成形式,灵活编组现有部队,高度集成岸基、海基攻防火力,扩大日常竞争优势,提升快速部署能力和杀伤力。二是进一步丰富海上联合作战概念,加强与盟友和伙伴国的演习演练,扩展指挥控制网络,提高在复杂战场环境下的协同作战能力。

3.振兴工业基础,统筹资源投入

一是重振敏捷、现代化的海上工业和创新基础,提高国家造船能力,加速下一代通信、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等新兴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二是统筹海上三军的装备技术研发、科技创新、需求编制,消除重复劳动和投资,加快提高部队的杀伤力和生存性。

4.瞄准未来威胁,优化部队结构

一是赋予部队灵活自治权,实现部队在更广阔区域分散部署,缩短决策周期;二是扩大部队规模,实现全球部署,形成全球战略纵深。

(蓝海星:白旭尧 于宪钊 柳正华等)




相关附件: